如今一个星期快过去了,这个问题依然让澳大利亚人纠结不已。